Clients and Solutions

新闻排行

水桶,拿出抹布,到路边擦洗出租车

2017-10-03 10:03

2013年12月6日上午,记者再次来到住人井附近,将台乡政府已经派人开始用水泥将住人井井口封死,并将井内东西掏出,一位执法者称,早上5点多钟在此看到,有住井者携带值钱物品已经离开。

2013年12月6日上午,记者再次来到住人井附近,将台乡政府已经派人开始用水泥将住人井井口封死,并将井内东西掏出,一位执法者称,早上5点多钟在此看到,有住井者携带值钱物品已经离开。

#法制晚报快讯#【住人井井口上午被封闭】今天上午,记者再次来到住人井附近,将台乡政府已经派人开始用水泥将住人井井口封死,并将井内东西掏出,一位执法者称,早上5点多钟在此看到,有住井者携带值钱物品已经离开。

12月4日晚9时许,丽都花园社区西门对面的绿化带里,一个井盖敞开,紧邻的另一个井盖则用纸板和塑料布盖着。从这个热力井进去是王秀清穴居10余年的家。

52岁,两鬓花白的王秀清,松树皮一样的右手,指甲已严重变形。

沿着井梯四五个钢筋踏脚下去就是井底。三四平方米的空间里,锈迹斑斑的管道占据了四分之一。王秀清窝在一团凌乱的被褥和衣物里。

半截压扁的蜡烛是黑洞里唯一的光亮,潮湿的空气里混杂着一股呛鼻的气味,但总比外边暖和。这位来自怀柔的农民对此心安理得,这没啥,租个平房,好赖也得三四百。三个孩子上学,随时得用钱,孩子自己生的,怎么都是应该。

王秀清的一天是从凌晨3点开始的:钻出洞穴,提上水桶,拿出抹布,到路边擦洗出租车。

上午八九点钟基本就没车了,少时七八辆,多时也就十几辆。王秀清一天能赚百十块钱。

干完活,他会花上5块吃早点;午餐是工地卖剩下的盒饭,晚上半拉烙饼,两块钱。这是王秀清一天的伙食,常年如此。

他们常年居于丽都地区井下10尺他们拒绝救助站,以打工拾荒为生,他们屡遭多部门排查,却查后复还。

10年来,他们保守着自己的秘密,不让公众过多关注,他们担心失去这只有一两平方米的容身地。

当夜色降临,北京笼罩在明亮的灯光下,他们会钻进丽都地区的热力井井底,距地3米之下,流着脏水的蒸气管道,是他们的家。

他们年龄不同,来自不同地方,有着不同的生活所迫,但唯一相同的是,依旧劳作,拾荒、打零工,他们拒绝救助站。

近日,新京报记者通过和他们的井下相处,借以还原这些城市井底人的生活喜忧、一隅之求。

丽都花园西门,四周高楼散出的灯光,将绿化带的地下井盖映成暗黄色。

夜里10点,王秀青朝四周望了望,双臂一抖,挪开二三十斤重的井盖,开始回家。

他双手撑住井沿,蜷着身体避开井内横竖交错的管道,伸脚探触井壁上镶嵌的7截钢筋,十几秒后,他到达3米多深的井底。

王秀青已在井下住了整10年,他不孤独,井下有很多邻居:薛老太太和她60多岁的女伴、同样年过花甲的老祝头他们都占据着不同的井口,相距不到50米。

在这座城市,他们靠打工或乞讨拾香港六彩票免费资料荒为生,晚上,潜入只有一两平米的井底,成为穴居人。

在站直了就会碰到头的地下井室,穴居者大多数时间都在黑暗里,从不高声说话,他们怕城管、警察,甚至是路人惊奇的目光,那些都可能导致他们被驱逐出这个避风港。

不想被发现,而又渴望得到切实的帮助,在和管理部门的游击战里,他们盼着冬天赶快过去。

Technical Support

网站统计